当前位置:主页 > 玩家实录 >

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教学实录与评点

发布: 2019-10-26 12:36:43  | 来源:未知 | 编辑:admin | 查看: 215 次
师:今天以《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文为例作质疑性教学,意在传递这样几个信息:做事情的智慧,特别是团结人的问题;质疑的意识,即、不盲从的意识;写驳论,
作文题目:[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教学实录与评点];
关键字 :[传世私服];
责任编辑:[admin]
所属栏目:[玩家实录];
正文开始:

师:今天以《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一文为例作质疑性教学,意在传递这样几个信息:做事情的智慧,特别是团结人的问题;质疑的意识,即、不盲从的意识;写驳论,要时刻想着别人怎么反驳你;驳论的方法。概而言之——如何做人、做事、做文章。有人讲,读这篇文章要根据时代背景讲,甚至还说要具体一些。这没有必要,也做不到。因为有关背景就很难讲清楚,还是深入研究文本吧!

师:应该说捏造负面不实之词陷害他人是“诬”。比如,他没有偷东西而说他偷东西。如果他没有跳入冰冷的水中救人,而说他跳入冰冷的水中救人,这是编造事迹骗取荣誉,这样做的结果可能会给被表扬的人带来很大的损害。当然,字典中也有说“毁誉不以实皆曰诬”。但我还是强调“凭虚架构以谤人为诬”。而“蔑”的本意是攻击、杀伐,字中有一个“戈”字表示了这个意思。后来演绎有多种意涵,其中有“轻视”。“诬蔑”这个词中“蔑”显然还是保留了它的本意,即攻击他人。但不是用“戈”,而是捏造负面不实之词满怀恶意中伤他人。这就是“诬蔑”。

师:是的。比如,日本鬼子在侵华战争中奸、烧、杀、抢,我们说他们“简直是一群野兽”,这就比直接说他们“是一群野兽”表达了更痛恨的情绪。他们本来是人,不是野兽,可他们的行径跟野兽一样,没有人性。“简直”,就是“径直”,指事物本不是某事物,但却径直通向该事物的本性。“简直是诬蔑”,也有这种意味,“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本是一句评论,不是诬蔑,但在鲁迅先生看来实质就是地地道道的诬蔑,憎恶之情溢于言表。

生:“两年以前,我们总自夸‘地大物博’,是事实;不久就不再自夸了,只希望着国联,也是事实;现在既不自夸,也不信国联,改为一味求神拜佛,怀古伤今了——却也是事实。于是,有人叹曰: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

师:“我们总自夸‘地大物博’”,觉得自己了不得,其实呢?不堪一击,虽然我们“地大物博”,但我们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当时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国内局面一片混乱,所以,“地大物博”的中国没有抵挡住别人对“我们”的侵略、欺侮。比如“九·一八事变”,日本鬼子就占领了东北、内蒙、河北好大一片领土。“地大物博”的中国在“小日本”的进攻面前遭遇了失败,所以,不自夸了。“只希望着国联”是什么意思呢?“国联”,相当于今日的。“我们”在“九·一八”事变后向国联申诉日本的侵略行径,希望国联干什么呢?

师:但国联没有为中国主持公道。所以,“我们”对国联也就不信了。不夸“地大物博”了,不信国联了,怎么办呢?

师:岂止是不满意,简直是有些恨。为什么这样说呢?鲁迅先生在文中说得很清楚——“慨叹”。但什么是“慨”?什么是“叹”?“慨”在这里有两种意思供选择,其一是“慷”,也就是激扬、亢激的意思;其二是“愤懑”、“惋愤”。你们选哪一个?

师:“慨”是愤懑,“叹”是“叹息”。“慨叹”就是因恨而生叹息。那么,我们说“慨叹”者“慨叹”人们从自夸到信国联再到一味求神拜佛——“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有没有道理呢?

师:那么,我们来这种“慨叹”是什么样的心境呢?是希望中国人要有自信力还是兴灾乐祸呢?比如前些日子有关小悦悦的事有人慨叹“中国人的道德完了”。

生:我觉得不是兴灾乐祸,还是希望中国人要有自信力。正像今天人们叹“中国人道德完了”,还是关注中国人的道德行为,要讲道德。

师:古诗有云“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花》”。“慨叹”者对“我们”从自夸到不自夸、从信国联到不信国联乃至求神拜佛的人因恨而叹息,显然还不是像商女那样——不知亡国恨——而是在担心,在忧虑。否则,也可以大唱《花》自己且去快活,或者唱《空城计》中诸葛亮的唱词——“我正在城楼观山景”。

师:想一想,无非就是中国人和外国人。如果是中国人,他们会是汉奸吗?请以方才我们鲁迅对这个“慨叹”所作的性质判断为根据回答。

师:很显然,“慨叹”者或者是我,或者是友,或者是非我、非友、非敌的无利害关系的旁观者,这里有一点是肯定的——不是捏造负面不实之词恶意中伤“中国人”。

师:应该这样慨叹——“这些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这是鲁迅先生认可的。尽管“慨叹”者不应该把“这些中国人”当作“中国人”而“慨叹”,但毕竟是事出有因,对“慨叹”者应该加以教育,要团结、争取他们。政策和策略是我们的生命,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世界上平等待我之民族。我们不能做“为渊驱鱼,为丛驱雀”的事。在《论反对日本的策略》一文中批评某些人“不会拿着统一战线这个武器去组织和团聚千千万万民众和一切可能的革命友军,向着日本及其走狗中国卖贼这个最中心的目标而攻击前进”,“不会拿着自己的策略武器去射当前的最中心的目标,而把目标分散,以至主要的敌人没有打中,次要的敌人甚至同盟军身上却吃了我们的子弹”,“这个叫做不会择敌和浪费”。强调要“把敌人营垒中被裹挟的人们,过去是敌人而今日可能做友军的人们,都从敌人营垒中和敌人战线上拉过来。”

师:至多是看问题片面,没有看到有“不失掉自信力的中国人在”罢了,更何况他们在“地底下”,“不为大家所知道”呢?

评者:我以为鲁迅先生在这篇文章严词挞伐“慨叹”者,说“简直是诬蔑”并不过分。作者之所以这样讲,它有一个明确的语境——“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用以指一部分人则可,倘若加于全体,那简直是诬蔑。”因为它无法周延自己的概念,它不能代表中国人的主流。所以说作者这样的表达是经得起任何推敲的。

另外关于“慨叹”者,他们既不是泛指中国人,更不是外国人。作者在文中已经指明了——“从已经公开的文字”“状元宰相的文章”——即反动派的御用文人和官僚政客。面对他们喋喋不休的鼓吹,作者用“简直是诬蔑”可以说是恰如其分。至于“对“慨叹”者应该加以教育,要团结、争取他们。政策和策略是我们的生命,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包括世界上平等待我之民族。”这种貌似公允的观点,其实并不合乎语境。作者是一名战士(斗士),不是部长,面对这种悲观论调,提出这样观点在当时是非常及时也是非常必要的。

师:鲁迅先生这篇文章批判对象有两个,他不仅痛诉了“慨叹”者,而且也重重地打击了另一群人,他们是谁?是怎么批判他们的?

师:什么是“自欺”更准确地说是这样的——自欺者往往是掩盖着某种令人不快的事情,或者把一时令人愉快的假相描述为真。被欺骗者与欺骗者是同一个人,这就意味着欺骗者(我)知道对被欺骗者(我)掩盖者什么。但关于求神拜佛事,人教社的《教师教学用书》指这件事是戴季陶和段其瑞发起,请班禅主持,保佑平安,祈求福祉。此事诚如鲁迅先生所批判,一时还见不出结果来,但那些信众相信菩萨这也是他们的信仰呀!咱们且不论戴季陶和段其瑞,我们要看到还有班禅大师和其他僧众和信众呀?他们对自己念佛祈福,求佛保佑国家与民族,这是他们的真心呀!他们相信佛,他们愿意这样做。这是自欺吗?

师:所以,说中国人“发展着‘自欺力’”,是不是管得宽一些了呢?总不能要求大家都像你鲁迅这样做无神论者呀!或者像许世友将军脱下僧衣,穿上戎装上战场吧?

鲁迅先生在中国那样艰难的岁月,以敏锐卓越的眼光看到中国“脊梁”之所在,这是我们应该学习的。但他的打击矛头却是不恰当地指向了更多的人。我们既要看到鲁迅清醒的一面,也要看到执拗的一面,策略不当。

评者:徐江教授在这里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不看对象。作者并没有对那些善男信女进行指责,更不是对一些高僧的不敬。鲁迅是针对御用文人和官僚政客而言的。他们在国难当头之时,不是振臂高呼,却念佛祈福,求佛保佑,不是一种自欺又是什么?鲁迅此时非常清醒,采取的策略也是恰当的。

生:“先前信‘地’,信‘物’,后来信国联,都没有相信过自己。假使这也算一种‘信’,那也只能说中国人曾有过‘他信力’。”

师:“力”,在这里应理解为一种精神。合起来说,就是自己相信自己的力量能胜任某种事情,这样一种精神就是“自信力”。简单说,就是“我信我”这样一种意识。下面就以实例来解释“自信力”。比如,南海目前又生争端,知道这件事吗?

师:我想你们一定也会这么说。我真的希望你们说出我想不到你们会那样说的话。我想知道你还凭什么这样说?

师:战争时我们有四亿多,当时也是人口最多的国家,可还是有人感到没有自信力。丰子凯先生有个“沙袋”比喻,他说沙子堆在地上,就是一堆沙子,风吹后慢慢就会散掉。倘若把沙子用袋子装起来,垒在一起便可做掩体,挡子弹。这说明,沙子需要有东西拢住它才有力量。所以说,我们有众多的人,但需要有一个强势的组织去组织他们,比如政党或,否则还是一堆散沙。 “九·一八”事变,日本鬼子占领东北,人们还不是唱着“九一八,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离开了我的家乡,抛弃了无尽的宝藏,成日价在关内流浪,流浪。”所以,仅仅是有那么多的人也是不行的。

师:没有航母,没有空中加油机,我们的战机飞南海都做不到。所以“物”是“自信力”的重要构成元素。“自信力”不是抽象的,不是虚的,它是有实在物作支撑的。我们从南海问题谈起意在向大家说明,信自己的“地”信自己的“物”是“自信力”,不是“他信力”。没有“地”没有“物”,我们人都是光身汉子,你凭什么自信?但前边提到“自夸着地大物博”,虽则是“自信”,但没有看到自身的劣势,包括的和民众涣散,民族自尊心的淡化、弱化。

同样是对待“地大物博”问题,在后来的《论持战》是这样的:他认为中国的战争是不可能速胜的,日本也灭亡不了中国,战争将是长期的、持久的。但是,“最后胜利属于中国而不属于日本”。你们说关于战争的预断是不是很有“自信”的论断呢?

师:但接着说——“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国家,地大、物博,……能够支持长期的战争”。大家看,不是很信“地”信“物”吗?“胜利属于中国而不属于日本”这个很自信的判断,其力量之一就是“地大物博”。因为这“地”这“物”是自己的!只不过他没有盲目乐观,在看到自已“地大物博”的长处时,同时看到了自己的其他短处,因此得出战争是长期的,胜利是属于中国的。不管是否盲目乐观,但信“地”信“物”是不是“自信力”,你们有何结论?

师:如果再细抠词的话,“他信力”这个概念与“自信力”不对等。“他”不能“信”,“他”是指“他人”、“他物”,不是主体,“他”是被“我”信的。与“自信”相对的消极思想是“信他”,“信他”≠“他信”。所以,鲁迅先生自造的“他信力”这个概念主体不明确,准确说是“信他力”。

评者:语言表达的目的是为了交流,不是用来的。面对一群十三四岁的学生,如此不厌其烦地,有必要吗?“自信力”与“他信力”,我觉得是作者一种非常智慧的创造,它鲜明地表现了自己的观点和态度,这有何不可。“他信力”这个概念的主体也不一定非得是“他”,这样的例句很容易从我们的文章中找到。这样的表达不会让人产生歧义,更不会造成误解。倒是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使得论证充满了无可辩驳的力量,可以说妙不可言。另外我们的汉语并不刻意追求科学与严密性,其实有许多语汇的概念经不起推敲,但并不影响我们理解。

生:“一到求神拜佛,可就玄虚之至了,有益或是有害,一时就找不出分明的结果来,它可以令人更长久地麻醉着自己。”

师:所谓发展“自欺力”就是“麻醉着自己”。我想文中的“我们”为什么发展“自欺力”呢?他们要是像那样会靠“求神拜佛”来麻醉自己吗?“自欺力”源于什么的缺失呢?

师:所以,“自信力”的丧失是因,发展“自欺力”是果。正是因为文中所说“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所以“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鲁迅先生“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这个判断与前者有人慨叹“中国人失掉了自信力”具有着紧密的连带关系,在本质上是一回事。“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这个判断恰恰证明“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不过“中国人”应该说都指部分“中国人”。

评者:徐江教授的思维是正确的,论证也是严谨的,但鲁迅此时是顺着论敌的思路而来的,依据对方的论据,推导出来的观点。我们不能由此来否定作者。

师:鲁迅先生说“用以指一部分则可”,就是说“有些中国人失掉自信了”,而不是全体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因此说“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在逻辑上说是用部分取代全体,或者说是以偏概全。

鲁迅先生反对说“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无疑是正确的。但是,他说“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是不是也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呢?谁能够仿鲁迅先生批判“慨叹”者的思维方式对鲁迅先生的话——“中国人现在是发展着‘自欺力’”——进行批判呢?

师:有教师讲联系全文看,有人慨叹“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中的“中国人”是指全体的“中国人”。而鲁迅先生说“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中的“中国人”是指部分“中国人”,是对那些“自欺”的人的讽刺。是这样吗?我们来原文,这两句话的语境有什么区别吗?

生:“从公开的文字上看起来;两年以前,我们总夸着‘地大物博’,是事实;不久就不再自夸了,只希望着国联,也是事实;现在是既不夸自己,也不信国联,改为一味求神拜佛,怀古伤今了——却也是事实。于是有人慨叹曰: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

生:“失掉了他信力,就会疑,一个转身,也许能够只相信了自己,倒是一条新生路,但不幸的是逐渐玄虚起来了。信‘地’和‘物’,还是切实的东西,国联就涉茫,不过这还可以令人不久就省悟到依赖它的不可靠。一到求神拜佛,可就玄虚之至了,有益或有害,一时就找不出分明的结果来,它可以令人更长久的麻醉着自己。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

师:是的。让我们品味鲁迅先生的行文口气——“于是有人慨叹”——这就是说“就‘这些人这些事’有人慨叹”。大家再看,鲁迅先生说“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时,他说的又是什么人?

师:就是说有人“慨叹”所指的人和鲁迅先生所讲的人是一群人,都是部分的中国人。而且请同学们注意,鲁迅先生讲到这群人时,开头还使用了一个复数的人称词是什么?

师:就是说盲目乐观的这一群人中也有鲁迅先生,看来这些人也不在少数。一开始相信自己的力量,后来遭遇失败,比如“九·一八”事变中国东北被日本人占领,于是“我们”有些气馁了,寄希望于国联,国联不为中国撑腰,于是便去求神拜佛。鲁迅先生是不信神信佛的,他也许后来从这群“我们”中走出来。甚至,他干脆就不是“我们”这群人中的一员。但是,从他使用“我们”这一复数的第一人称时,表明他没有那么壁垒分明地把自己与这群人分开。老师抓住“我们”这个字眼,找到这个“茬”作为驳论的一个环节,甚至说是鲁迅先生文中的一个漏洞、破绽,意在说明有这样观念的人不是少数。因为鲁迅先生都用“我们”这一词语来表述。所以,“有人慨叹曰:“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这是情之必然。况且鲁迅先生说的那批“脊梁”都在“地底下”,他们毕竟在当时还是少数人。所以,对发出“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这一慨叹的人说他们“简直是诬蔑”是不应该的。

还有一点鲁迅先生显得更不对。如果说,前边慨叹“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的人是没有看到中国人中还有“脊梁”存在,看问题有些片面的话,但鲁迅先生此时是什么状态呢?他的头脑如何?

生:鲁迅先生写此文时,已是一个清醒的人,他看到了中国人中有“脊梁”在,他就更不应该面对那群人说“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自欺力’”,而应该说“这些中国人现在是在发展着‘自欺力’。”

师:从全文看,鲁迅先生的文章是矛盾的。像《教师教学用书》解释这个“中国人”指部分“中国人”,那个“中国人”指全体“中国人”,这样一个“中国人”的概念解释,绕来绕去,我想把中国人都会绕迷糊了。老师这样讲课完全是一种臆断性的解释,而我则看成是鲁迅先生行文出了问题,我们今天两种对立的解释本身就证明鲁迅先生文章本身的失败。我想鲁迅先生写此文章的本意在于讴歌中国“脊梁”的存在,让大家在困难中看到希望,但文章却会把读者的思维引向对概念的争论。

所以,今天我们讨论《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意在告诉大家,写驳论文要注意自己的立场情感与被驳对象的关系,分清对方是什么人,掌握好政策和分寸。同时还要注意逻辑严密,不要被人抓住把柄,使自己处于被动境地,影响对自己文章的理解。

评者:本来,自己读完这篇文章,觉得作者的表达是非常严谨的,论证思路是非常清晰的。但经过徐教授的一番论证,我却真的糊涂了,真应了鲁迅先生在《文学和出汗》一文中的引文:“这真是所谓‘你不说我倒还明白,你越说我越糊涂了’。”质疑是语文学习非常必要的一项活动,但我觉得它应该建立在“语文”的基础上,建立在正确对待历史上,不能无视一切,怀疑一切。靠质疑来获取别人的眼球,就更不应该了。

我觉得通过教师的讲解,应该让学生弄清发出“慨叹”的人是谁?他们的论证思路是怎样的?——采用的论据及其真实性,最后弄清作者从对方采用的论据所推导出的结论。从而学习作者的论证技巧和语言智慧。


欢迎大家转载《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教学实录与评点》,并且注明出处:(www.45ci.com)
声明:45ci.com网登载《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教学实录与评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本周TOP10